新三板财经网,新三板在线综合服务平台!

首页 资讯 关注 财经 科技 制造 运营 全国 图集 视频 手机版
理财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

周鸿祎:360手机现在主要做到活着 然后等风口再来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未知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1-18 17:24
【环球科技报道 周涛】 还记得去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爆红的小米雷军凝视熟睡的360老总周鸿祎的图片吗?今年的开幕式又安排他俩坐一起。 今年是会议举办方有意安排的。周鸿祎向环球网科技表示,今年雷军还嘱咐他别再睡觉了。周鸿祎回答:不睡了,如果再睡,

  【环球科技报道 周涛】还记得去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爆红的小米雷军凝视熟睡的360老总周鸿祎的图片吗?今年的开幕式又安排他俩坐一起。

 

  “今年是会议举办方有意安排的。”周鸿祎向环球网科技表示,今年雷军还嘱咐他别再睡觉了。周鸿祎回答:“不睡了,如果再睡,只能枕在你的肩膀上睡了。”

  而且今年,周鸿祎特意穿了中山装。他说,去年在乌镇和西雅图穿的衣服被人笑话了,所以定制了西装。但有一次参观刘强东的新家,又觉得西装不适合自己。所以,这次特意穿了中山装。

  360手机现在主要做到活着

  360手机已经沉寂了快一年,很多人以为360要准备放弃做手机,周鸿祎承认去年做手机零利润的言论不恰当,现在比较看好OV的模式,360手机现在主要做到活着,然后等风口再来

  由于近期360手机业务换人,外界有声音称360将放弃手机业务。“就是为了做好手机,我们才不断在找更适合的人”,周鸿祎表示,我们原来是“被人带沟里去了,天天鼓吹性价比,卖一台亏一台”,他说,做智能硬件如果靠补贴来发展用户,成本增长了,用户却未必能相应增加,不管你卖多少会员资格都无法消化成本。“以前想拼命走量,一台亏好几百,厂商压供应商,这种方式是不健康的”,他说,我们以后不会简单追求量,还得做出差异化和好的产品体验。

  “有些公司供应链有问题,造成的不是一家有问题,会让整个产业链都会受到重创。OPPO、vivo的模式就很好,可以和渠道一起赚钱。硬件的商业模式不能走APP的思路。“周鸿祎表示。

  以下为周鸿祎接受采访的对话实录:

  问:每年乌镇,连续两届您都是网红了。

  周鸿祎:没有,最近我看网红排名,雷军排我前面很多。

  问:您这衣服和去年受访时不一样,去年是红衣服,今年是板直的种式服装。

  周鸿祎:去年在乌镇和西雅图我穿衣服都被人笑话了,所以我专门定做了一身西装。但那天我去拜访刘强东同志,参观他的新家,他穿西装腰比较细,我穿西装比他腰宽一倍,后来我就觉得西装不适合我。所以,今年为了得到乌镇最佳着装评论奖,我决定和大家不一样,大家都穿西装,我就穿中山装,所以我和雷军没有撞衫。

  问:看到您的照片,刚才还在翻手机又火了,这是无意为之吗?今天又和他坐在一起?

  周鸿祎:这是会议主办方有意安排,早上我到座位那儿看到我们俩的名字在一起,我就知道这是故意安排。

  问:说是你要靠在雷军的肩膀上,这是真的吗?

  周鸿祎:雷军说你今年不能再睡觉,我说今年不太可能睡觉,如果睡觉只能枕着你的肩膀睡觉了。

  问:去年在乌镇互联网采访您的时候您主要提的概念就是IoT,一年过去,万物互联的趋势更加明显,物联网已经成为新的攻击的入口,360之前都在布局智能硬件,都是物联网的入口,当时是您看到这个趋势了,还是说先去做摄象头什么的。

  周鸿祎:刚才我讲到物联网的发展会带来更多的设备,每个智能设备都是智能手机,只是它长得不像手机。而今天智能设备的能力和当年的PC也差不多,所以你就很自然可以推出来,作为攻击者来讲选择物联网设备成本更低,获得的发起点更多。

  智能硬件,在早期的时候,很多做硬件的工作对软件不重视,软件里很多漏洞。这次摄像头中,固件中居然留了一个固定的口令密码,使得任何人只要知道这个口令密码就能登录这个摄象头。他们最高的速度是每多少秒一台摄像头就被感染了,把摄像头关掉没问题,程序就没了,但只要再打开又在几秒被感染,感染速度极快。所以我们一直认为做安全要看趋势,这个趋势我倒觉得不难推理,随着物联网设备的蓬勃使用。这次用的还不是,这些摄像头都不在美国境内,这次我们有一个图,有从俄罗斯境内发起的,有欧洲,可以看到全世界采用智能硬件设备越来越多,智能硬件的风口还没有真正来,但未来两三年时间会真正起来。

  问:防智能硬件和软件攻入,原理上差别大吗?

  周鸿祎:还是有差别。今天主要的攻击还都是基于软件的攻击,只是你可能电脑和手机、CPU不太一样,有的CPU强,有的CPU弱一些,有的软件是Linux,有的操作系统不一样,但原理差不多。智能硬件比较复杂,它的系统可能是各种各样版本的Linux,而且都是嵌入式系统,有可能涉及到传感器或物理的设备,比如对智能汽车,如果我们在Windows,大家统一电脑都是windows,就可以做通用的防火墙,但某几个不同品牌的汽车,汽车智能系统有的是用linux做的,有的用安卓做的,有的是用实时的操作系统做的,你都要针对不同的平台来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

  问:360车联网计划是不是您也和业务线聊过?

  周鸿祎:对,我们未来看到智能汽车的时候,很多公司会觉得比较疯狂,我可以做智能汽车,电动汽车,自动驾驶了,我觉得这些想法都挺好,我们也在这方面保持一些探索和跟踪,但做安全就是职业病,做什么都会想一想这个事安全吗?有没有问题。所以我们想在未来智能汽车的时代怎样保证汽车不被劫持和攻破,所以,这方面还是蛮多事可以做。

  问:周鸿祎,之前您在一些媒体采访上也说过对人工智能特别感兴趣,意味着360未来在公司发展过程中会利用很多人工智能技术吗?

  周鸿祎:前天晚上我做了一个直播,在花椒里应该有回放,你们可以去看一看。

  那里面有几个话题很有意思,大家在谈互联网的下半场,我说原来一些互联网模式不能放之四海皆准,为什么很多O2O公司做补贴失败了,为什么很多做硬件免费硬件亏本卖,这个模式不对。不能把360免费的概念放之四海皆准。

  我讲了三个比较有意思的技术,万物互联、人工智能技术和直播技术,这三个技术对未来的发展。人工智能我谈得比较多,今天我在这里不重复了,你们可以看一看,那个直播也不长,90分钟,我和原来BTV的主持人姚长盛,基本还是挺轻松的。

  如果简单说,孤立地搞人工智能技术是没有意义的,人工智能技术一定要和很多产业相结合。

  今天的人工智能技术不是真的人工智能,不是大家想象的那种能够产生机器自我意识和机器自我思维能力,更多的是机器学习,利用大数据和利用机器学习的,深度学习,一种神经网络的变形一种算法,能够帮你解决一些问题。如果你给他很多资料他可以推断出A到B,他就能够做这种训练。所以,我们现在主要用在三个方面,一是现在我们拿到安全的大数据,如何发现未知的攻击就是在用机器学习做。二是我们现在也在做计算机视觉,比如我们的摄像头、行车记录仪,我们希望能够计算机图像识别的能力,在家里的摄像头,我们能够识别出家庭成员,比如你家庭的小孩回家了,自动就拍照片给你了。家里如果来了陌生人,我就会通知你。我们的行车记录仪有摄像头,可以识别路面状况,路上有多少车,车的距离,会不会有车突然并到你的车道上,这里面有很多可以做的。

  我们在做人机对话,我们做了儿童手表儿童机器人,它可以有语音识别,理解小孩说什么,可以让小孩给他讲故事放儿歌,人工智能有很多可以适用的地方。

  问:您是做安全的肯定有自己的大数据,现在的互联网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周鸿祎:最大的威胁,人类现在太追求舒服和懒惰了,所以我们现在什么东西都要智能化,系统越来越复杂。系统越复杂,无论软件还是硬件一定会有很多漏洞和Bug,人就会犯错。你做了什么不知道,但这些漏洞和Bug被人发现了就会被利用。就连美国人也不能说他们的系统固若金汤,因为他们的系统都是他们自己做的,这里面只要有多少万行代码,它按照一定的比例就一定会有很多的漏洞,每个漏洞就是一个进攻入口,就可以渗透进去,我觉得这可能是目前最大的问题。

  问:更多是来自于内部吗?

  周鸿祎:我的意思,除非人类不用这些智能的东西,不用电脑,不用软件,软件越做功能越多,功能越来越复杂,只要有这种复杂性就一定会带来漏洞,有漏洞被攻击就是不可避免的。

  第二,人本身的人性的问题。因为还有很多攻击是基于社会工程学,比如有很多人不遵守安全的规定,这里面最典型的就是希拉里。她如果像奥巴马一样,奥巴马原来的黑莓手机收邮件,他的黑莓手机是美国国防部和中青局定制的,他的邮件是绝对不会被窃取的。即使美国这么强大的情报部门,希拉里身为国务卿就是不听劝,非要用自己的服务器和电脑设备,还有她底下的女助理胡麻(音译)居然和她老公用一台电脑,她老公在上面发色情图片,她在发和国家安全有关的邮件。什么样的安全系统也架不住这样的用户。这次竞选派了竞选助理,别人发了封邮件给他,说你的帐号丢了,赶快重置口令,赶快重新输入老口令吧,把那封信伪装成G-mail,这里面没有任何技术和漏洞,就是针对人性,他就把邮箱密码交出来了,黑客就把邮箱破了,得到很多民主党内部的竞选邮件。

  这次美国大选的事特别说明问题,大家经常会说威胁来自于外部,其实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正是因为你内部软件有漏洞缺陷,这时候就要想办法去弥补和防御。二是人会出很多漏洞。原来我们做过一个实验,今天我们弄完了,我在桌子上丢一个U盘,任何人捡到了,你会把它插在电脑上看看是什么,这种中招率是40%,你插上这个U盘你的电脑就会被控制了。人这种因素。

  我们一直强调漏洞的问题,比如有很多单位,我们通过漏洞扫描系统发现很多网站是有漏洞,我们告诉他们他们不改,他们觉得无所谓,他们不重视这个问题。他们觉得不带钱怕什么。但他们不知道,他们这种网站一旦被拿下,这种涉及到用户真实信息丢失就变成了诈骗团伙手中非常有利的武器。

  问:这种网络安全背后有很大的利益链,它有什么样的市场规模?

  周鸿祎:这种黑色产业链一直很大,我们没有估计过,反过来拟议算笔帐,黑色产业链的从业人员决定了产业规模,如果产业链一共2万元,一个人干都嫌钱太少。这个没法估计,我们可以回头推算一下。

  比如诈骗电话,在中国一天我们拦截诈骗电话1500万次,假设一个坏蛋很勤奋,一天打50个电话,意味着有30万人每天在打电话,这是被我们拦截掉的。还有一些手机没有装我们的软件,我们没有感知到的。再扩展到全球来看。原来我觉得美国算是一方净土,但最近发现美国的欺诈电话多起来了,原来美国国税局雇了很多印度人帮他们做客户服务,现在这些印度人不给国税局干活了,他们自己打电话到美国的家庭,说你的税有问题,你说美国的人谁的税有问题,谁都相信,因为太复杂了,就寄钱给我们,我们帮你解决。这种诈骗在美国很流行。

  未来网络犯罪会取代传统的犯罪,不亚于传统的贩毒集团,而且风险还小。

  问:现在说是互联网的下半场,对360的安全业务来说处在怎样的阶段?

  周鸿祎:我觉得证明360是对的,安全越来越重要,到互联网下半场,随着互联网发展,现在安全是指数级的发展,所以对360来说大有可为。

  问:在360的安全业务中,未来政府、企业和消费者三个部分可能占的比重?

  周鸿祎:如果从收入角度来说,我们对消费者是完全不收钱的,我们会继续奉行免费安全的策略,最近卡巴也学我们了,比我们晚了十年,但从规模来说还是用户安全是数目最大的,政府和企业差不多一半一半,因为未来在网络安全里面,除了企业容易被攻击,其实国家也很容易受到攻击,这里面不光包括国家的敏感的基础设施,包括很多政府部门和社会的基础服务都可以归到政府里面。

  问:特别想听你谈一下手机业务?

  周鸿祎:我不知道什么人写了篇文章说手机不做了,就是为了做手机才换人,如果不做手机干吗换人,大家直接转型关门就算了,正是因为我们要把手机做好,我们还是不断的找更适合的人把手机这件事做好的队伍。所以换人是为了把这个事做得更好。

  我最近为什么对硬件免费发了好几次说法和文章,我们深刻地感觉到这是不对的。在传统互联网领域微信研发的成本是固定的,用户越多成本越低,能够获得海量的用户。但很多O2O你通过对硬件的补贴,最后用户群不见得能够获得多少倍的增长,但随着用户群的增长你的成本成倍数增加,这是违背了商业的正常规律,你搞什么增值服务卖多少会员都不可能覆盖住。除非每个手机大家都买99年会员,那实际上也不可能,所以,我是觉得手机我们最近重新调整了,不要简单为了追求量而去做。今年我们也做了一些,今年我们的手机价格基本上都是硬件上不挣钱的,都是为了追求极致的性价比,但是我觉得我们360也在调整,我们还要做出自己手机的差异包括产品体验的创新。所以我们今年实际上有两大收获,一是360OS的口碑做起来了,和所有做手机的来讲,360OS在轻快、省电、好用、安全方面综合来看可以说我们和华为、魅族、小米的系统比我们的系统毫不逊色,反而有自己更过人的地方。

  360在安全上做了这么多年,我们在安全手机上做了一些探索。今年我们推出Q5安全手机,我们觉得在一个哪怕比较窄的市场里能够做出一种高体验的东西,这是我们下一步的方向。

  问:如果不是大规模的走量供应链那边可以谈吗?或者有这种议价权吗?

  周鸿祎:原来大家想拼命走量,为了走量每一台手机不惜亏好几百元,就会逼着厂商去压榨上游,压榨元器件供应商和生产商搞得大家利润都很薄。这是不健康的,如果大家都这么做,都是羊毛出在猪身上,最后你自己不但拿不到一个合理的收入,你让你的上下游也很难做,

  如果手机像大家反思OPPO和vivo的模式,你的手机做得很好,给你合作伙伴有利润,他自己有很好的投入,也不用压榨上下游和产业链非要做到某一个量才能把成本压到多低。我个人感觉硬件市场有它自己独有的一些商业规律,不能简单用做APP的方式做。

  问:我觉得这是您对去年您自己提到的商道的反思,去年您提到硬件免费零利润,今年你说无论是硬件还是O2O服务大量补贴带给企业的商道模式就是错的。

  周鸿祎:谁也不是万能的,有一段有些企业成功的时候,好像它的理论满天飞,但你要看看它不一定是放之四海皆准。所以一旦发现有问题,就及时的打点,你也要及时的把错的思想纠正过来,我倒是觉得要朝闻道,夕可死,这个也没有不对。

  对手机不光是O2O的问题,O2O本身是补贴很多,服务的人越多,补贴的人越高,还有很多显然是没有正确的分析用户的使用成本,实际上它提供的是一种虚幻的需求,用户也不一定需要上门,它带来的不方便和效率的降低,可能它是违背产业规律的。还有一种是让厨师上门做饭,最后你发现这些要么不是刚需,要么是低频,所以很多弄错了。还有O2O还弄错了很多的入口问题,他们老觉得我给你家洗衣服了,有了入口了,你们家产品我啥都干。像送外卖,今天给你送15块钱的大饼,养成习惯你们家以后什么都我送,这很难,我认为都忽视了用户真正的这种常识和习惯。

  问:用补贴创造了一个假场景。

  周鸿祎:对。

  问:如果不谈手机肯定是一种趋势,最近诚品书店好像在苏州开店了,大家好像又发现了星巴克的声音挺好,理论上以后送咖啡上门就会把星巴克颠覆掉了,因为上门的咖啡又便宜又方便,但你会发现很多人还是愿意拿着苹果笔记本端杯星巴克坐在里面。所以很多人谈这是一种体验,如果线上不能提供充分的体验,比如很多新的手机,无论是曲面屏还是多重玻璃,如果你仅仅看个照片你是感受不到的,所以我觉得可能这种理论要用体验来解释。

  即使互联网在发展过程中,还是生态。注意,我第一次用生态这个词,什么叫生态?生态是你赚钱,大家也赚钱,而不是说你赚钱,什么都让你一家赚了,什么生意都是你自己做的,那不叫生态,那是产业链通吃,其实产业链通吃很难。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建立了生态,OPPO、vivo整个线下代理商的包括促销人员的收入,你再是一个专家,哪怕你在网上花很多时间做功课都证明了你不是业内人士实际上是小白。绝大多数人在网上做了足够多的功课越看越迷茫,网上的水军很多,说很多东西,往往最后卖东西的人成为了改变你最后想法的人。你本来想买A品牌,但他说不行,质量太差,退货好多。你不知道这是真的假的。我们去售楼处也被人忽悠团团转。你去买大彩电想买LG或三星的,突然发现促销员会改变你的想法。这是人性,毕竟你不是各个方面的专家。所以我觉得OPPO、VIVO这种模式值得好好分析。

  这是一种方法,手机现在碰到的瓶颈是缺乏软件和硬件的创新,现在连千元机都和几年前的旗舰机差不多,但是我觉得手机一定会有新的机会,这时候就需要活着,等风来。

  问:因为手机利润很薄了,市场占有率很高了,你为什么非做手机?是因为有梦想?

  周鸿祎:你这个问题很好,我要想一想。

  问:这个问题其实我们也挺期待的。

  周鸿祎:我觉得从我的角度来说,第一,我觉得智能硬件的风口还需要一两年,在这个过程中,手机作为人类发明有史以来离人类最近的设备,相当于人的器官,你可以离开电脑,你工作中用电脑,下班不用电脑可以,但把手机剥夺了,你可能30分钟就很难受。

  所以这样一个设备,我觉得它还会进行演变,所以我是觉得应该有一个团队我们在这里,至少你要先留在这个行业里,你不要出局,才有可能抓住新机会。

  第二,刚才说了,我们得到一个意外的收获,通过做手机我们把360OS做出来了,现在有很多中小品牌都在用360OS,包括一些海外的品牌。因为最后手机的体验,当硬件同质化的时候软件的体验变得至关重要。我们也看到有些公司没有硬件的基础,光去做一个OS有点闭门造车,阿里做阿里云为什么后来投资魅族,它一定要有自己有影响力的硬件才能把OS调好。

  第三,我们发现有一类人对手机安全有超出一般用户的需求。作为一般用户装个360安全卫士就够了,不上当,不丢钱,能够拦截骚扰和诈骗电话,手机不中木马。但还有一批人手机数据非常敏感,不希望丢失和出现意外。你在手机里无论是用微信短信,你不可能去谈某某公司买什么壳,这种敏感信息肯定是不行的。从360提供大安全的角度,我们把手机再往安全手机转向,所以从安全的角度,我不会追求短期有多大量,还是要追求做出来对某一类用户有真正的好体验和高品质。

  周鸿祎:一般丢手机的人不可能拿到指纹,所以这可以防止。下一步我们准备把虹膜识别加上。

  问:什么时候能够实现虹膜?

  周鸿祎:下一个版本,做什么东西都要做到极致,把安全真正做到极致。

  问:周鸿祎,互联网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有什么样的瓶颈?

  周鸿祎: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其实觉得从一种角度来说我认为可能没有瓶颈,互联网更多的不仅仅是一种技术更多是一种思维方式,把很多东西连在一起。许小年多次批判说没有互联网思维,我对他最近一次讲话佩服的五体投地,他讲得非常好。有一点我不太认同,他说没有蒸汽机思维,没有发电机思维,为什么有互联网思维?我认为互联网思维的本质就是创造了一个连接的网络,就是把人和设备连接在一起,这种网络的数目巨大,导致这个网络会产生量变到质变。

  从这种角度来说,新三板在线,万物互联技术也好,会给很多传统产业和互联网结合带来巨大的机会。过去你是做普通硬件的,可能真正利用互联网技术,它也可能变成搜集大数据了,GE就是这样,GE把所有的发动机都结合在一起,这里就会有大量的数据产生。包括因为物联网会产生大数据,因为大数据才会有深度学习的这种革命性的结合,产生人工智能,所以我自己觉得未来很多东西都能够跟互联网通过这种结合能够进一步改变世界和生活。但要说到瓶颈,我认为也会有三个瓶颈,我个人的想法。

  第一,能源。今天我们对电这么依赖了,如果将来要约束人类发展最大的瓶颈就是能源瓶颈。昨天我坐飞机过来的时候底下全是雾霾,黑滚滚的云。前面看了报告,这里面很多原因还是冬季取暖烧劣质煤产生的不充分燃烧。但你说人们可以冬季不开车,但必须要烧煤,不能冻死吧。但我想过一两百年人类把煤、油用完了怎么办,所以能源可能是第一个瓶颈。

  算了,不说了,就说这一个瓶颈,有的问题说太多争议了。我自己也很迷惑,新三板在线,人类把自己变得越来越方便之后,越来越不动脑子,人类越来越多的方式也在发生变化,大家现在已经不太读纸书和长篇文章,不知道这对人类未来有没有影响?我们的生活确实变得越来越方便,越来越不动脑子,人类到底是进化还是退化呢?这个问题可以辩论两年都没有结果。

  问:360从美国退市是和网络安全法的一些要求有关吗?

  周鸿祎:和网络安全法无关,网络安全法也不是针对360,但确实和国家网络安全战略有关。

  很简单,你想想现在,我们的习总书记在过去两年中多次讲话,简直就像是在替360做宣传一样,不断的强调网络安全的重要性。现在把网络安全在中国已经抬高到不能高的,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这句话非常重要有高度,希拉里就欠这句话了,她为什么当不上总统就是不重视网络安全,不重视网络安全美国人特朗普就上台了,对全球政治都是有影响的。所以,你是啥问题?

  所以,包括整个社会,都架构在互联网之上,如果互联网有一些不确定的问题,其实对整个社会、对国家的治理都会带来影响。最具体360作为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我们原来不是专门给企业政府做生意,我们是给老百姓提供免费服务,不知不觉无意中变成了最大的市场占有率,后来我们推出免费企业版,中国后来又超过100万家企业和政府在用我们的东西,它已经变成事实,中国的几亿部电脑和手机,还有很多单位、网络,国家的基础设施网络上用的就是360的东西,但你想如果这样一家公司它是一家没法信任的公司,资本上不能控制的公司,是美国人的公司。比如美国天天号称搞开放民主,美国人坚决不用华为的东西,做再好也不用,也可能它是对的,因为搞不清都用了华为的设备会怎样。所以美国是外松内紧,表面上看谁都可以到美国做生意,但中国公司到美国买一个军工企业看看卖给你吗?你稍微买一个敏感点的企业,有次华为要花200万美金买一个很小的安全公司就被否掉了。这次我们本来要买欧朋全部的业务,美国人审查也没过,他就认为我们可能会掌握很多美国人的信息资料,后来我们变成了只买浏览器,而不买里面的用户广告网络,美国人才批准。所以美国人在网络安全是非常敏感的,涉及到网络安全和社会制度、主义、主张没有任何的关系,任何国家的网络安全最大的几家公司一定要和国家利益保持一致。卡巴斯基一定要和俄罗斯政府保持一致。

  大概三年前,那时候还没有《网络安全法》,国家有关部门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就和我们谈,希望,没有强制,都是希望你们能够回来。从另一方面来讲,我们网络安全原来只做个人没有问题,因为谁都可以做。但再往下面发展,国家有很多这种基础设施政企融合,有很多的网络安全的建设机会,但是我本身面临很尴尬的身份,虽然这个公司是我控制,我是中国人,到现在我持有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但从资本来讲,我的公司是一家美国上市公司,我是一家境外公司,我实际上是一家外国公司。我的大部分股东都是美国的各种基金和各种VC,从这点来讲,我其实在国内,和国家队、民间队一起,在这上面我们身份是有问题的。这样很多事我就没有资质,我就参与不了。

  我参与不了,那我说要变成中国最大的安全公司这一梦想就不可能实现,很多事你都干不了。基于这个原因,我们当时做了一个退市回来的决定。如果不是考虑到网络安全,说白了退市有退市的好处和坏处,都是有两面性,留在美国市场有美国市场的灵活度,但从我们这个行业来讲,我们确实没有太多的选择,退回来之后我们解决了身份认同问题,国家也对我们更放心了,而且我们作为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企业,确实又是国家整个网络安全战略里很重要的支撑力量。

  问:今天您提了很多次人性又提到手机,您对卖东西老讲情怀这个事怎么看?

  周鸿祎:手机的问题问了很多。

  周鸿祎:卖东西讲情怀,你是在攻击老罗吗?

  问:不是老罗,不是这个意思,就打个比方。

  周鸿祎:我觉得讲情怀挺好的,但我们很多人都没有能力讲情怀,所以嫉妒老罗。

  问:您的电脑中过病毒码?

  周鸿祎:自从用过360以后就没有了。

  问:今天您在和联网安全大会上提到360将免费提供互联网安全服务,也是基于这次全球互联网联动的考虑吗?

  周鸿祎:对,这是两方面。一是我们现在也在主动的和世界其他国家网络安全机构做沟通。今天早上刘云山的通过信息沟通要建立互信,消除误判。过去有很多攻击不一定是中国干的,但经常这个屎盆子就扣到中国身上,中国说不清楚。

  另一方面,国内网络安全企业必须要携手,刚才我讲了靠一家企业,你想解决整个社会和整个国家网络安全问题是不现实的,压力会把我们压死的,所以我们开放共赢,开放一些大数据,弥补大数据的不足。

  周鸿祎:我不评价老贾,我对他不了解。

  问:你支持他了?

  周鸿祎:我也没有支持他,我只是觉得每个企业发展都会遇到难处。

  问:周鸿祎您在这个行业20多年了,刚才我们遇到了张朝阳和丁磊,他们都在反思,不知道为什么?

  周鸿祎:中年危机吧,我一直在反思,你不觉得吗?他们才开始反思。

  问:他们反思错过了什么,您只是做安全会不会觉得安全很底层,这个东西其实大家都需要有,但可能会变成一个隐性的手段,你有没有反思错过了什么?

  周鸿祎:我错过了很多东西。因为我们这几个人都属于在互联网里算是第一代创业者,肯定还是错过了很多东西,但是这个东西没办法,你总不能期望天底下所有赚钱的事都让你一个人干了,人家说有命还要有运,有些事是你自己努力的,但相对来说中国还要找到一种价值观,中国只有一个马云一个马化腾,让每个人都变成马云马化腾也不现实。

  最后每个公司评价自己,一是对已经错过的事后悔没有用;更多的复盘,还要想一想为什么有些事自己没有抓住。第二,有的企业如果不聚焦,有的企业现在遇到困境,就是因为他什么都想做。比如说有人想超越埃隆·马斯克我也理解,有的人想超越乔布斯,我也理解。但有企业说,我同时要干掉乔布斯,干掉埃隆·马斯克,干掉Uber,干掉贝索斯,这时候好像是什么机会都抓住了,但反而会错过。

  问:我听着挺乐视的。

  周鸿祎:没有。我只是举一个例子。

  每个企业要最终找到自己的定位,这个定位不是仅仅以你的业务和市值来衡量规模,在这个社会里为什么叫做产业链,还有我重新解释的生态,你们对生态的理解是不对的,生态是很多企业再一个花园里都生活得很好就叫生态,所以一个国家需要有人做网络安全,我不干有别人干,也需要有人干即时通信有人干支付。今天马云牛不牛,马云是不是也错过了什么,至少他错过了微信这种机会。让马化腾同志来看他做得也很棒,他是不是也错过了什么东西,比如他原来错过了电商,原来错过了搜索,只是后来通过投资的方式来弥补,最后每个人都有缺憾,

  最后每个企业找到自己的定位,你做的工作是不是对社会有价值,对用户是不是有价值,所以反过来问一句话,如果有一天这个企业不存在了,大家根本感觉不到,这家企业才让人感觉到遗憾。如果你不存在了,很多人感觉到我的生活工作不方便了,那你就是有价值的,只是价值有大有小。如果都是用一种价值观,一种维度,大家也不用活了。比如你没有办一个企业,但你是好记者,你写的一篇好文章,能够深刻的揭露一些问题,这也有价值。难道我们都用马云马化腾一个标准来衡量?所以我见到他俩劝他俩,没什么好后悔的,年纪也都不小了。

  问:想问一下,不知道现在你怎么看?

  周鸿祎:我有一个要求,凡是问我问题的女记者希望你们都到花椒开个直播试一试,不一定当唱歌的直播,这是一种新的自媒体的机会,下面我们会提供流量的机会。我不希望花椒直播只是大家上来看美女,新三板,当然你们也很美了。花椒自动美颜,上去看效果都不会很差,我能够实时实现磨皮、美白、大眼、瘦脸,不化妆上去效果也很好。

  问:我们直播采访也很好,像您现在的采访就可以。

  周鸿祎:有的时候需要点积累。

  你再想想那个叫做罗胖叫什么,他自己讲,你知道他红了,可是他开始的时候每天录60秒,难道一上来就有很多人听吗?都要经历一个痛苦的过程。Papi酱最早录第一个视频的时候,没准放到优酷上十天都没有人点击呢。

  问:越来越多的企业都转向做硬件了?

  周鸿祎:刚才我讲到的IOT智能硬件一定是未来的方向,现在很多企业往这里转很正常,但硬件和软件的基因不一样,所以很多软件企业做硬件都交了很多学费,像我们就交了很多学费,开发周期不对、硬件有库存的管理、成本的控制、守候的问题,它不像软件出个BUG删了重新装一个都能解决,软件是完全不一样,软件一夜之间可以下100万个用户,但硬件真的要卖出100万个硬件,这里面涉及到的物流、仓储、支付、售后维护一夜之间是做不到的,肯定需要花很多时间。所以对很多做硬件的企业来说,他们需要软件的基因,要把跟硬件配套的软件服务体验做好,把安全性做好,对很多软件企业试图做硬件,他们也要建立硬件的这种know how吧。

  问:360对产业互联网的安全有规划和想法吗?

  周鸿祎:没有,工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我们有规划,工业互联网是物联网的分支,将来会把很多车间车窗,各种生产线,传感机构连在一起,这会带来一种工厂的更加自动化和信息化,同样带来安全的挑战。过去没有人骇客机床和工厂,但现在都可能成为网络攻击的目标。

  问:已经开始做了吗?

  周鸿祎:对,我们有这样的团队和实验室,我们现在一共有12个创新的实验室,有专门研究汽车,有专门研究工程的,360在安全里面还是有很多的。

  问:除了汽车、工程还有什么?

  周鸿祎:反正研究不同的设备,包括不同的网络环境的这种攻防。

  问:人工智能这块有吗?

  周鸿祎:我们人工智能有好几只队伍,我们有最好的图像识别和人脸识别的队伍。我们把这个技术除了用在摄像头里,我们最有意思的想把它用在花椒里面,花椒和其他直播平台最大的不同,你一看就没有用过花椒,注意,很多人做瘦脸美白都是照一张照片来处理,但我们是实时播出的,所以我们是实时的瘦脸和美白,这需要用人脸识别。

  还有我们现在里面做了很多萌颜和特效礼物,我能够实时识别出你人脸的位置,把很多的礼物的特效和你的人脸结合在一起,可以马上把你变成兔子,我知道你的耳朵长在什么位置,知道你的兔子牙长在什么位置。第二,我们专门做语音识别,比如做儿童手表很多是小孩子的语音识别的,所以我们会垂直在这个方面。另外我们还有做这种语义的识别。

  问:您觉得工业互联网未来的规模会超过个人这块的安全吗?

  周鸿祎:应该会。

  问:大概得多久?

  周鸿祎:真的很快。工业互联网有两个版本。一种是大家受德国工业4.0的影响,好像要把它变成柔性生产线全部用工业机器人,这条路比较漫长,这需要巨大的投入,对很多中国企业特别中小企业来说很难转这条路,很多做实业利润微薄,把整条生产线改成工业机器人不现实。另外一条路,利用刚才说的IOT物联网技术,这些东西我不用变,但我在很多地方增加一些传感器和智能系统,可以把很多数据拿上来,我整个的系统可以变得大数据化可以联网化,这两条路都会有时期大企业和中小企业的发展。

  问:360想介入?

  /28555001/163-jidong01

  htmlcs-disablesid=0121c1a6f5c5c48f

  箱根

  周鸿祎:我们不想介入这个,而是谁要来我们去解决安全。包括各地谈大数据,政府搞大数据绝对是个好机会,因为政府手里掌握了海量的数据,但是带来的挑战就是大数据如果不能保证安全,大数据带来的结果就是灾难的,一丢失就会对很多人生活带来影响。

  举个例子,现在各地都搞精准扶贫。因为你知道扶贫数据库也是大数据,如果这些网站被攻破了,你就知道很多人谁收了多少的补助,谁家里几口人,家里什么情况,摸得一清二楚,犯罪分子专门给这种贫穷的受教育少的人打电话,中招率很高,给你打电话可能你听十秒就挂断了。所以我就举一个例子,大数据的安全非常重要。

责任编辑:admin
新三板财经 | 资讯 | 关注 新三板财经 | 科技 | 制造 | 运营 | 全国 | 图集 | 视频

Copyright © 2008-2016 新三板财经网    电脑版 | 移动版     粤ICP备09071192号-4

新三板财经 新三板在线 新三板 新三板行情 新三板是什么 新三板怎么买 新三板上市条件 新三板股票行情 财经公关 股权投资 新三板股权投资 市值管理